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 四字,对我们来说,今年有了不一样的意义、不一样的经历和不一样的期待。

先从一月回家过年开始说起。

2020年1月16日。参加了公司的年会,约莫五百人一起吃喝玩乐一轮庆祝一切美好"属"与大家的鼠年后,我们便搭飞机回家准备迎接农历新年。一切就如往年一样,在雪州老家跟家人提早吃团圆饭后,便和阿虎搭乘巴士回柔佛州过新年。

回家不到一个星期,在北京的同事传来讯息说武汉因为肺炎疫情封城了,跟着来的就是每天排山倒海的邮件,查询与更新,问卷等等。人事部在这期间简直是没日没夜的工作,除了统计和收集所有职员的健康状况和过去的旅游史和出差史之外、还得很快拟定和公布最新的出差政策和节日后回公司上班的安全措施和到处询问找口罩等等;而销售财务和物流生产那里,除了要确保人员安全之后,也是忙疯了。这个春节对我们在中国的同事来说,除了踏入新年那一刻,抢了老板派的微信红包后,就不再有过新年的气氛了。大家都在家,好好的呆在家,隔离在家,各种各样的黑色幽默,吐槽和自娱自乐,都在缓解这段时间的压抑与不安。

而我们,因为人已在大马,家人是放心的,农历新年期间的前几天,我们虽然担心疫情已经在社区传染开来,但依旧串亲戚和跟朋友聚会,还是一如既往。直到新年后几天,新加坡开始有点hold不住,疫情开始蔓延开来,我们才取消了在吉隆坡的朋友聚会,毕竟大马和新加坡两国人民来往非常密切,一个国家出现疫情社区感染,邻国也得提高警惕。

2020年2月3日

中国国家规定延长农历新年一周,避免大家赶回到大城市上班而又聚集感染,这对很多公司和商家来说,都是很大的经济压力。而我们在北京的公司,没有紧急需要的同事,不需要上班。大多数的员工也变相的多了一个星期的假期。但这个星期,大家那里都不能去,只能乖乖在家里呆着。有些同事趁这个时候努力学习,各种的课程自修,而大多数同事都不忘在带娃之余,练得一身的好厨艺。喜欢宅在家里看电影看电视玩手游的,这个时候也给网络经济贡献了不少。

2020年2月9日

大家开始分批复工。我们早已经取消了二月初回北京的机票,开始在家办公。庆幸我们俩都把电脑带回家,而我们俩的工作性质在家办公没太大的影响。会议和电话都能通过现在科技和视频解决。而阿虎呢,原本在二、三月的越南、欧洲和新加坡的三个行程都全部取消了。虽然有点失望,工作进展推迟,但毕竟这样对自己和对外国的同事都好一些,少为大家添麻烦和添风险。

复工第一天,老板们便开始鼓励大家晒一晒各自在家办公的情景。(其实啊,就是大老板们需要看一下大家是不是有在工作啦。)

在家办公的日子,都劳烦母亲为我们准备午餐和晚餐。而我们俩,到吃饭时间下楼吃了饭又上楼继续工作。这两张折叠式桌子,是我们俩在马来西亚期间的临时办公桌。至于早餐呢,每天早上我们都先和父母出去附近茶餐厅吃了早餐才回家工作。早上的那杯提神热饮,不管是咖啡、咖啡C、咖啡乌、"cham" 、奶茶、奶茶C 、 三色奶茶或是teh o limau panas 等等都是我这一段时间“最奢侈的享受”;可以跟家人一起天天这样一起出门吃早餐了才开始工作,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过的。但是这样的日子的背后,有着千千万万地球村的人民还在跟疫情战斗着,一想到这,我心里也不好受。这段时期,是我们自从离开大马到新加坡工作以后,快二十年来,第一次在马来西亚呆最久的一次。因为长期在家,我教会了母亲上网看微信和Whatsapp的讯息。这也方便我回北京后,可以常常告诉她我的近况,之前她都很依赖我们帮她打开来看。
二月末,北京同事那里渐渐传来各种好消息;安全复工、有序的分批上班,进公司量体温,同时还提供所有员工口罩和免洗洗手液等等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由于北京形势渐渐变好,于是我们也开始计划飞回北京的行程事宜。

那段时期,唯一直飞北京首都机场的只有亚洲航空;马航飞大兴机场回家还要两个多小时的出租车车程,而国航停飞到三月中。因为靠近出发日期不到两个星期时间,飞机票很贵,而每个星期,亚航只有三班航班飞北京。经过几天的考虑,拖到二月底,最后决定买3月9号回北京的机票。机票还没买,就听说最新的北京机场政策,开始实行对全部回京的人员,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回去一律要居家隔离十四天。听到这消息很无奈,原本想撑到回北京不用再隔离才回去,可是全球疫情没有好转,反而更令人担忧,但毕竟是工作,还是得回去,不然再拖就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北京了。

2020年三月初

这是回北京之前在大马家里的最后一、两个星期。先去剪发染发,因为回北京后,会有一段时间不敢去理发店。再来呢,就是买干粮,买即溶饮品,二合一或三合一。北京住处居委会已经告知从机场回到家门后,得马上居家隔离14天不能出门了,所以尽量买一些能够满足基本三餐要求的食物和平时不可或缺的饮料。其他的食物蔬菜到时候在网上买,可以补上。

2020年3月9号

虽然内心希望航班取消,但是一切如计划进行出发。一路上“步步惊心” ,身边的人除了口罩,有些还戴了防护面罩,塑料手套、浴帽和一次性雨衣等。飞机里乘客蛮多的,大概70%~80%, 还以为没什么人呢。放眼看去,貌似游客较多,疫情期间,竟然还有那么多游客冒着危险出国旅游?

2020年3月10号

凌晨抵达。一到机场,看到之前只在电视和新闻里看到的~ 全副武装的工作和医护人员就站在眼前,蛮有心理压力的。把干洗洗手液拿在手上,一碰了东西就洗洗洗,快速离开机场去坐出租车,到门口管理处,都是扫码,填表,量体温带口罩。10号凌晨,一切还算顺利,进家门后,反正隔天开始隔离不能出门也不必像以前隔天要上班,这天回家虽然已经凌晨三、四点,我们照样做家务,把约莫两个月没清理的住处给清理一遍后,洗澡睡觉,开始居家隔离。

2020年3月11~24号

这是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挺难熬的两周。还好大部分时间都是工作,除了工作就在厨房里忙煮饭洗碗。现在回想,其实也过得挺快。我们隔离期间,住处的居委会,会帮我们在网购的食物拿到我们单位的门口,所以吃喝都不是问题。而垃圾呢,物业每天一点到两点期间会来我们家门口把垃圾拿走。真的太厉害了!想得挺周到的。而我们身为被隔离的人呢,每天要做的是一天两次的量体温报告居委会。居委会把我们拉进一个隔离微信群,需要的东西在里面沟通就好了。跟我们一起隔离的,约莫十多户人家。这期间,因为全球疫情继续蔓延,大马宣布了从在3月18号开始了行动限制令,从原本的约两个星期,后来延长到4月14日。而中国,因为国内情况已经开始好转而境外输入开始增加,所以在我们回来不到几天后,北京从3月16日开始,所有境外进京人员需要集中隔离14天,费用自理。而几天后,又有了新的公布,北京从3月23日零时开始,所有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始发客运航班均须改到别的机场。如天津、石家庄、太原、呼和浩特、济南、青岛等等12个指定的第一入境点入境。从第一入境点后实施检疫并办理入境手续,行李清关。检疫符合登机条件的旅客可搭乘原航班入京。也就是得转一个大弯,一切顺利才能到北京就是了。

2020年3月25号

我们俩终于可以出去了,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把我们的隔离证明搞定,弄了一套AB卡,出入小区。终于可以上班了,原来我们那么喜欢上班!能上班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再也不必闷在家里了。见了久违的同事,但是,一切已经不一样了。公司里全部人都带着口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能少于一米,吃饭要一人一桌不能交谈,餐厅像考场;原本可以五个人用的会议室,现在规定不能超过两人。大的会议室也一样,几乎都减半。同样也是从这天的零时开始,所有境外入京人员除了集中隔离外,全部都得做核酸检测。境外输入的病例,每天都有,北京对境外输入情况处理越来越严峻,最后终于公布,从28日开始,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暂时停止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证的外国人入境。也就是说,要是当时我们没回来,在3月28号开始,想回来北京也回不来了。

2020年,对大家来说,不管是什么年龄层,什么国籍,都经历过前所未有的一年。

我们期待春暖花开、期待早日研发出疫苗对抗冠状肺炎。致敬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和所有的志愿者!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的,春天已到花已开,希望我们早日战胜疫情,大家一起,换一个心情,安心出门赏花,过一个美丽的春天。

 

6 則迴響於《春暖花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